木制立方体

饿的时候会产点粮的文盲

【青劫】松鼠情缘(一)

现代paro!一段由松鼠引发的情缘(x

小学生文笔,努力不坑(

为青劫粮堆添米粒

办公室里一片哗然,上司青阳子今天竟然带了一只松鼠来上班。松鼠长着黄蓬蓬的毛,体型瘦长,几乎像只黄鼠狼,此时正坐立不安地待在特意被腾空的文件箱里。青阳子来到公司把松鼠交付给秘书以后就泰然自若地照常办公,丝毫不被用各种借口来来往往看松鼠的众人影响。五点以后,青阳子挟着文件箱,带着满箱果壳和一只松鼠开车回了独居的公寓。

秘书特意打听松鼠是何方人士,出身哪个宠物市场,青阳答曰是早上开车时从车子底下扯出来的。宠物店不太乐意接来历不明的野生松鼠,是以青阳只得开始了每天带着只上蹿下跳的松鼠上班的生活。不过这种状况也没持续太久,几天后,秘书兴冲冲地前来报告,松鼠原来不是流落城市的野生动物,而是有主人的。

好像怕青阳子不信似的,秘书特意从裤兜里掏出自己辛辛苦苦撕下来的电线杆小广告,广告上扑面而来的正是松鼠的玉照,下面用敷衍的艺术字体附了电话号码,写着必有重酬。

青阳子无语地接过小广告,下班后坐在车里,打算联系一下不知名的松鼠主人。电话响了几声后,一个甜甜的女声接起来喂了一声,青阳子简略地说明了自己捡到走失的松鼠的情况,话音未落,电话对面惊呼一声,仿佛是小姑娘撂下了电话去叫人,青阳子依稀听见什么虎仔,什么找到了,不禁低下头瞅了瞅正在啃文件箱的,除了皮毛颜色之外与虎仔二字无一相似的瘦长松鼠。

不一会,电话又被拿了起来,青阳子调整了一下坐姿,做好了被对方语无伦次地感谢的准备。

“松鼠在你那儿?”接电话的是一个冷静的青年音,并没有青阳子预料中的感谢。

“……是的。需要我帮你送回吗?”

“不用了,你留着炖松鼠鳜鱼吧。”青年冷冷地说道,干脆地挂了电话。

一向善辩的青阳子难得被噎了一下。第二天上班时候依旧拎着松鼠,跟往常一样将松鼠托给秘书看管之后,青阳子决心结束自己的办公室沦为松鼠观光室的命运。寻松鼠启事上留的是个固话,很容易就能查到。青阳子看了看与自己一门之隔,正在呼天抢地抓松鼠的秘书和同事,有些理解了为什么青年让自己留着做菜,但本着死道友不能死贫道的原则,青阳子还是准备亲自带着松鼠上门归还,不容拒绝。

电话来自市郊的冬月酒庄。青阳子家里也收藏着不少冬月家的珍酿,除了好友之间互相馈赠,青阳子也曾亲自选购清酒,算是个业余爱好。不过这也是将近十年前的事了。冬月酒庄曾经关闭,个中原因不为外人所知,但最近几年又重振旗鼓,名声甚至比数十年前的全盛时期更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仍由冬月家的传人经营。

青阳子选了个休假日,亲自携松鼠登门造访。青阳子留意到酒庄建筑颇有特点,是在原先冬月寮的基础上小心翼翼地翻新,几乎还维持着十年前的原貌。越往里走,笼子里的松鼠越是蹦跳,青阳子说明来意后,在小客厅里坐着等候,自觉做得十分妥帖。

一名形容娇俏的红裙少女从小客厅角门进来,呆了一呆,顾不得招呼客人就扑了上去,“虎仔!真的是你!呜呜……”少女抱着笼子,激动地差点儿落泪。松鼠在笼子里面无表情。青阳子耐心地等待着对方平复情绪,预备寒暄两句甩掉松鼠就告辞。

少女抹了把眼睛,叽叽呱呱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来龙去脉说了个遍。虎仔原来是只在山野间养得颇肥的黄松鼠,谁知一日祸从天降,连着黑毛的兄弟一同被人捉了去,塞在笼子里摆在街上卖,少女的哥哥见了不忍,掏空了钱包买了回来……

青阳心说这明显是被讹了。

“虽然是被讹了,但三哥没吃亏,第二天就和驭郎去把猎松鼠的贩子打了一顿。”少女歇了口气的工夫又补充道。

……你哥哥真是奇人,青阳子心想。

少女一边给虎仔添果添水一边继续讲,虎仔和他兄弟黑旋风都是野生松鼠,性格却十分的不同,黑旋风十分乐意被驯养,看见她哥眼睛都发光,虎仔就不一样了,三天里能越四次狱……

青阳子喝完了杯子里的茶,准备告辞的时候,听到小客厅角门被摔了一声闷响,一个青年冷冷地说道:“不是给你了?怎么又送回来了?”

青年形貌昳丽,神态中颇带几分高傲。电话里听还没发现,青阳子只觉得对方的声音和形态十分般配,兼有少年的轻快和青年的深沉,不由得起身,正要开口,却被少女一声娇呼打断。

“我就说三哥不会丢掉虎仔!三哥真好!”少女看来在家中备受宠爱,扭股儿糖一样抱着青年的臂膀撒娇。青年揉了揉妹妹的头,对青阳子说道:“管教无方,见笑了。”

青阳子摆摆手笑了笑,表示没什么。少女收拾了茶具,带着虎仔的笼子出去了。两个人重新坐下,青年取出了一瓶樱色瓶装的酒,两人对饮。青阳子斟酌着应该怎么称呼,青年自我介绍说叫收万劫,正是酒庄老板,青阳子真心诚意地夸赞对方真是年少有为。

收万劫自矜一笑,两人碰了个杯。

tbc

你不胖,就是毛绒绒的

捉了一下虫重发!  lof上也发一下…!短文傻白甜( 

设定是最和绮退隐之后在时间城的日子~



山中无日月,虽说时间城坐落在云海之中,不像幽静的名山大川使人有忘世之感,但在经历了数度武林风波后,城内无甚大事,掌管时间的人也乐得悠闲。


  时间城主最近的下午茶花样频出,更与绮罗生一拍即合,两个人加一条狗,在暖融融的午后饮茶吃点心。

绮罗生平素好酒,对城主配点心用的各色红茶却也十分有兴趣,更捱不住城主开发的甜点轰炸,自觉这几月来摄入的糖分怕是比过去一年都多。小蜜桃则是不请自来,虽然之前被城主埋怨讲“不喜欢狗”,但花巧可爱的狗饼干却是食之不尽。


  最光阴声称自己不爱甜食,更不爱茶,在城主绮罗生两人下午茶的时间,最光阴便板了脸,自己到花园去练刀。原本他还想拉拢光使饮岁,与下午茶派形成分庭抗礼之势,结果被饮岁不耐烦地挡了回来。


  “锻炼身体?我为什么要去练刀?我看你分明是瞧不起我六块肌的饮岁……”

  

  最光阴大感失策,急忙止住了饮岁的唠叨,悻悻地去寻小蜜桃。


  往前数几个月,绮罗生刚刚从时间天池中醒来,最光阴掰着指头数着日子,恨不得时时刻刻与他待在一处才好,又抹不开面子,冷着张面,好让绮罗生知道,让自己陷入未可知的沉睡是件很过分的事情。最光阴越别扭,绮罗生就越爱逗弄他,两个人你来我往,颇有一番情趣。


  只不过自从绮罗生加入了下午茶派,这些快乐就都不存在了!午睡醒来,绮罗生不在身边;下午练刀,绮罗生不在身边;绮罗生的画舫已经被两人泊在了时间天池里,自己去画舫中静坐,绮罗生居然喝完了下午茶才前来!


  最光阴十分愤怒,转头正想与小蜜桃倾诉一番,却见它面前堆着山也似一盘鸡腿,正吃得有滋有味。转眼间鸡腿山便缺了一角,最光阴大惊:“城主下午茶给你吃鸡腿?”


  小蜜桃:饮岁给的,我与他一见如故。


  最光阴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怒道:“你这样天天加餐,知道会长多胖吗?”说着便要将余下的鸡腿收走。


  一人一狗正僵持不下,绮罗生正巧来到,先哄住了小蜜桃,按住最光阴的手劝道:“这不是快要入冬了?小蜜桃的皮毛要厚实一些,并非是吃胖。”说着自己也觉得有些违心,忙挠了挠小蜜桃软软的耳后,像是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一样,小蜜桃也配合地汪了一声。


  最光阴将信将疑,过冬了,毛绒绒的总不是坏事,便将鸡腿放下,让小蜜桃继续大快朵颐。绮罗生与他一同离开,准备一路散步回两人居处。最光阴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身握住绮罗生的肩膀,紧张道:“绮罗生……!你,你不会也被城主的点心吃胖了吧!你不像小蜜桃那样有厚厚的毛发……”


  绮罗生哭笑不得:“没有的事,你最近都在想些什么?”


  问出口以后,最光阴才发觉自己犯了傻,索性也不再解释,拉着绮罗生的手飞快地跑回了居处。绮罗生一路上被他拉着跑得有些气喘,进屋后正疑惑着,就被委屈巴巴的最光阴推倒在了墙上。


  屋外的新竹尚有些枝叶,映着屋内的光线错落有致。最光阴憋了半晌,也没好意思说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绮罗生轻轻捏着他的后颈,笑道:“怎样?”


  “……你一定是变胖了,我要检查一下。”最光阴埋头在绮罗生的耳侧,闷声答道,手已经很不老实地往绮罗生衣下伸入,却没摸到料想中的软绵绵的腰线。最光阴只觉得手下柔韧细滑,又从小腹往上摸,按住绮罗生习武练出的肌肉不断揉弄。


  牡丹花的香气越发浓烈。绮罗生也从善如流,单手解开最光阴的衣衫,拇指在对方的人鱼线上轻轻划了个圈,挑眉一笑:“好狗儿,满意你所见到的吗?”



  坏事做完,已经是日暮时分。最光阴神清气爽,一解这多日来的郁气。绮罗生算是舍命陪君子,懒懒地靠在对方的身上小憩。休憩片刻后,两个人又打算去画舫赏景小酌。


  画舫之上悬了一盏暖黄的灯,随着点点被夜晚淹没的落日渐渐亮起。两人听得岸上喧闹声,小蜜桃汪汪叫着,表示也要上来画舫。


  只见一条雪白大狗身姿矫健,凌空一跃,最光阴刚要开口夸赞,只听得噗通一声,还未触到画舫半点边,小蜜桃就坠入水中,一时间兵荒马乱。


  待到小蜜桃狗刨式游上船来,湿哒哒的皮毛紧贴在身上,软软的一身肉一览无遗,竟比毛发蓬松时还要显胖。最光阴几乎要气到吐血,绮罗生用扇子遮着脸,一脸惨不忍睹,无能再劝。


  远处,给一见如故的小蜜桃提供大量鸡腿的饮岁打了个喷嚏,一脸茫然。


【侠客最x狐仙绮】温馨生子绝不咕咕(补档)

因为一点擦边不可描述被lof给吃掉了…来补一下档!

基本上是退隐日常,侠客最光阴,狐仙绮罗生,到最后有一点生子暗示注意避雷,有隐藏前世今生设定

因为是满足朋友和自己想吃生子的愿望开的脑洞…咕咕=放鸽子,标题的意思就是有生子的温馨文,一定会写完不会放鸽子…

外链地址↓

http://marblemarch.dou-jin.com/zuiqi/gugugu

中秋贺文·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

为了偷懒还是私设侠客最和狐仙绮的退隐生活!大体故事是两个人在家里分吃月饼(小学生文笔,傻白甜(

有黑五仁月饼的内容!注意避雷!(x




拜月是精怪修炼的一项重要方式,民间传说,若见到家中所饲兔子夜晚对月作揖,第二天就要把它杀掉,以免成精为祸。

这一处山林虽然远离人烟,动物拜月没有被主人家发现之虞,但最近几夜,虽有月华皎洁,出来拜月的精怪却是越发少了。绮罗生早已修成狐仙,对拜月之事倒不如何在意,只是时值中秋,有一人迟迟未归,让他时时悬心。


八月初十清早,绮罗生的洞府便有访客登门,络绎不绝。

“狐仙大人!我家小儿子拿着野鸡去镇上换来了月饼……”这是住在十里外的黄鼠狼一家。黄鼠狼滔滔不绝,口才极佳,奉上了节礼感谢狐仙大人对这一方的庇佑,长长的一段祝词后跟着便是一句:“要说过节,还得是五仁月饼!我们家自打从北方迁过来以后便没有见过这样好的五仁月饼了……”

原来黄鼠狼一家是北方的精怪,绮罗生恍然大悟。

“多谢狐仙大人前月出手帮我们这没修炼到家的挡过雷劫,一点节礼不成敬意,这是咱们自己做的玫瑰馅儿月饼……”说着便回头瞪了一眼孩子,“谁知叫家里孩子偷嘴去一半,只余下十斤!”这就是橘猫一家了。

绮罗生谢过橘猫一家的玫瑰月饼,又拿出自己和最光阴手制的月饼,小橘猫接过来欢天喜地地告辞,边走边被家里大人揪着猫耳朵责骂。

狐仙洞府的月饼花样繁巧,附近精怪家里的孩子都爱提着自家的节礼来绮罗生这里换上一盒月饼回去。绮罗生和最光阴退隐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最光阴亲自刻了月饼模子,绮罗生是头一次见到毛茸茸的狗头样的月饼,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恼得最光阴抛下刀不肯再刻,绮罗生一边好生宽慰,一边拿起刀自己也刻了一板模子出来。两人看着牡丹花样的模子和狗头花样的模子不伦不类地摆在一起,不禁赞叹真是天作之合,笑到滚作一团。

人在江湖之中,也能有朋友爱人间的平凡乐事,人已经在江湖之外,江湖的风波也会沾染衣裳。

最光阴因江湖旧事的缘故,离家已有数月,算算路程也该到家了。绮罗生与朋友书信来往,互赠节礼,收拾停当后已是八月十四的深夜,正卧在榻上小寐,忽觉一人挟冷风而至。最光阴一身寒露微霜,连骨刀也未卸下,一膝跪在榻上,连着毯子搂住绮罗生,埋在他颈侧深深地呼吸着。

绮罗生迷迷糊糊中被吵醒,伸手抱了抱身上之人,笑道:“回来了?怎耽搁了这许久。”最光阴低下头吻住绮罗生,绮罗生只觉得他双唇冰凉。长长的一个吻过后,最光阴敏捷地踢掉靴子,随手将骨刀和手中所提木盒搁下,翻身上榻,舒适地靠在爱人身边,解释道:“我路过殊离山,去瞧了瞧城主。时间城今年新制了月饼,我带了一些回来,饮岁说是什么……冰淇淋馅。”绮罗生大感新奇:“这倒要尝尝。”

最光阴又绘声绘色向绮罗生描述了时间城主正在喝下午茶,听到两人今年又不回去过节的消息时脸上那精彩的表情,以及饮岁嘴上责怪,又怕最光阴思念家乡的食物,收拾了大包小包的时间城月饼让他带走。两人聊了半晌,又决议中秋节后再往时间城一遭,一同歇下不提。

八月十五乃是一年之中月华最盛之时,半空中,皎皎月轮如同丹阙飞镜,映照四方,各家团圆。

山林里今夜是不会有什么人还惦记着修炼了,纷纷都回到家里吃起月饼。狐仙洞府也摆了酒水和各色果子赏月,最光阴虽然在诗词歌赋上略逊了绮罗生一筹,但边吃月饼,边听绮罗生吟诗也是乐事一桩。两人都嗜甜,时间城的冰淇淋月饼果然大受欢迎,另有莲蓉月饼,鲜花月饼,不一而足,只有如碗口大的五仁月饼受了冷落。

绮罗生虚心向最光阴请教,作为字面意义上的北狗,对北方人吃五仁有何看法。最光阴表示,坚决拒绝五仁月饼。因为各家月饼模子花色不同,也没印什么五仁两字,难以辨别,赏月赏到最后,最光阴格外小心,不要误食了个五仁下去。谁知这五仁月饼较之北狗更为狡诈,伪装得好似个甜馅月饼,竟教他不慎咬了半个下去。

最光阴一脸难以言喻,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绮罗生看得有趣,接过了他手中半个饼,笑道:“月饼取团圆之意,只吃半个就不圆了,我与你一同吃吧。”

两人笑语晏晏,直到夜半。另有妖精打架等事不提。

第二日正午,最光阴仍惦记着冰淇淋馅的月饼,起床在月饼堆里翻找一番后欢呼一声,原来是捕到只漏网之饼,正打算与绮罗生分吃,绮罗生浑身酸痛,摆摆手道:“闹到半夜,我再歇一会。”

最光阴只好独享,月饼有时间城秘法加持,过了这几日仍是触手冰凉,一口咬下,整个洞府里只听得最光阴悲愤叫声。


“怎么还有苦丁馅的!”